位置: 主页 > 产品兴农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
  •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2020-06-15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2018 年世界杯法国对澳洲的世界盃小组赛,诞生了历史性的一幕。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比赛第 56 分钟,法国队的格列兹曼(Antoine Griezmann)带球突入禁区被放倒,虽然不少法国球员举手示意对方犯规,但主裁判却没有回应。随后,裁判直接走到赛场边。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很快,主裁又回到足球场。

    他双手在空中比个方形,紧接着五指併拢指向澳洲球门。改判!罚 12 码球!

    让主裁判改判的,其实是一段重播影片,由场外 VAR 提供。这是世界杯史上第一次因影片重播,裁判改判的比赛,受益于这次改判,法国最终以 2:1 赢得胜利。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主裁判在场边观看 VAR 影片重播。

    VAR 是怎幺回事?

    VAR 是「影像辅助裁判」(Video Assistant Referees)的缩写,具体来讲,由球场现场的转播摄影机、两架专门监控越位的摄像机及莫斯科的国际报导中心(IBC)影片裁判团队组成。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影像辅助裁判团队包括 1 名影像辅助裁判(VAR)和 3 名影像辅助裁判助理(AVAR),本届世界杯一共有 13 名影像辅助裁判,他们及团队为全部 64 场比赛提供 VAR 支援。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3 名影像辅助裁判助理和 4 名影片重播专员。

    此外还需要 4 名影片重播专员(RO)为影像辅助裁判团队提供协助,从现场拍摄到的各种角度筛选出有用讯息。

    为了确保裁判之间没有「黑箱作业」,影像辅助裁判室内还会安排一名国际足总官员,负责监督所有影片重播及裁判之间的沟通,并将室内所有情况透过一台触控电脑记录,再将讯息透过电脑传输至球场内的大萤幕及现场的媒体解说席。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FIFA 官员。

    搞清楚分工后,再来看看 VAR 是如何运转的。

    为确保比赛的流畅性,国际足联规定只有在以下 4 种情况下,才能启用 VAR: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有越位嫌疑的进球,或进攻球员犯规造成的进球。12 码球决定。直接红牌判罚。裁判认错球员。

    VAR 介入又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由主裁判透过耳麦直接与影像辅助裁判沟通,听取后者建议判罚,这种情况不会有官方影片重播;另一种则是主裁判要求在现场查看影片重播,此时电视直播及现场大萤幕也将同步播放裁判观看的影片内容。

    法国与澳洲这场比赛的情况,就属于后者。区分这两种情况只要看主裁判手势即可,不要求重播,手指向耳部,如下: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要求重播,就比出类似电视萤幕的手势,此时比赛暂停。需要 VAR 介入时,电视转播画面也会变化,官方称为「画面叠加组合重播」。

    简单来说。就是萤幕上会同时出现三个画面,主画面是比赛重播和相关球员特写,右上角为裁判,右下角是相关教练特写。如果主裁判作出电视萤幕手势,右下角的画面则切换到影片重播室。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在主裁判借助 VAR 判决后,现场大萤幕及转播画面均会打出字幕解释判罚内容,随后播放为判罚依据的关键影片。

    有一点要强调的是,VAR 只是辅助,影像辅助裁判团队无权做任何判罚决定,只有主裁判有最终决定权。

    体育採用 VAR 早已不是什幺新鲜事

    虽然 VAR 看上去很複杂,但技术并不难实现,其他体育项目中,使用即时重播系统早已不是什幺新鲜事。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NFL 裁判在场边查看影片重播。

    从时间来看,橄榄球是最早拥抱影片重播技术的运动,1996 年大洋洲的 Super League World Nines 联赛效仿欧洲同行,将该技术引进赛场,后来被澳洲採用,美国 NFL 联盟在1999 年正式将影片重播系统投入使用。

    而篮球和网球则是我们更熟悉的两项使用影片重播系统多年的运动。

    NBA 在 2002、2003 年赛季引进影片重播技术,最早出现在西区总决赛第四场比赛,初期只有在确定出球是否超时、恶意犯规等极少数情况下才可调用重播,而从 2008、2009 年赛季开始,NBA 扩大影片重播範围,裁判可在比赛中任意时刻启用影片重播。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NBA 影片重播中心。

    在此之后,随着 NBA 影片重播中心的建立,影片重播的作用进一步扩大,重播中心有权对一些争议判罚直接判定,这是与足球世界盃的 VAR 最大不同,国际足总仍坚持场上主裁判有绝对权威。

    影片重播在网球赛里称为「鹰眼」,名字来自提供这项技术的鹰眼公司(Hawk-Eye),该公司也是本届世界盃 VAR 的技术方案提供商。网球比赛的鹰眼技术主要用于球落点判定。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羽毛球、冰球、棒球等体育项目,即时重播系统也有广泛运用。

    由此看来,贵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对新技术的反应未免有些迟钝,但这也并不奇怪,因为足球就是一项非常排斥,或说警惕被技术「入侵」的运动。

    争议从未断绝

    从足球比赛诞生伊始,误判几乎就成了特色之一,因为裁判失误导致球队饮恨而归的事情几乎每项赛事都会发生,远有 1986 年马拉度纳「上帝之手」,近有法兰克‧兰帕德「门线冤案」。儘管如此,足球场的技术改革却相当迟缓。

    门线技术的引进,就经过漫长的讨论、试验。与网球的鹰眼类似,门线技术也藉助安装在球场内的多台高速摄影机,加上电脑影像分析,来判断足球是否超过门线。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儘管技术可靠,但很长时间里,国际足总和欧足联情愿增设底线裁判,也不愿意使用对比赛过程几乎毫无影响的「门线技术」。一直到 2014 年巴西世界盃才引进,欧足联更谨慎,直到 2016 年的欧冠决赛和欧联盃决赛才使用门线技术。

    更不用说 VAR 这样冲击传统习惯的重大改革,欧足总主席切费林就旗帜鲜明地表达了 VAR 的担忧,他认为这项技术会造成混乱,影响比赛的流畅性,但同时他也承认,儘管下赛季欧冠不会採用 VAR,但引进这技术是迟早的事。

    然而,不同于官方机构的顾虑重重,许多球员和教练,都明确表示有引进 VAR 技术的必要。

    五大联赛中,义甲和德国已率先使用 VAR,西甲也将于下赛季启用,反倒是全世界商业化最成功的英超,仍将 VAR 拒之门外,本赛季刚刚卸任阿森纳主帅的温格就多次吐槽英足总的保守,认为英超跟世界潮流背道而驰,「是退步」。让温格意识到 VAR 的必要性,正是本赛季英超主裁判在几次针对阿森纳的关键判罚出现的失误,枪手战绩不佳或多或少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欧冠半决赛被利物浦淘汰后,罗马俱乐部上下都强烈要求欧冠引进 VAR,原因就是在下回合比赛中,裁判有多次判罚引起争议,罗马将帅认为如果有 VAR,晋级的未必是利物浦。

    支持使用 VAR 帮助执法的还有欧冠被利物浦淘汰的曼城将帅、第 90 分钟被 C 罗点杀的尤文图斯、在对阵哈德斯菲尔德的比赛进球被吹的曼联中场马塔等。

    儘管很多人爱说「误判是足球的一部分」,但对「受害者」而言,误判绝对没什幺情怀,反让人恨之入骨,他们寄希望新技术能还自己公道。

    但也不是所有利益既得者都看不到改变的必要性,或许是足坛史上误判最大受益者之一的马拉度纳就很实诚,他说:「我支持 VAR,但如果它吹掉了上帝之手,我会反抗的。」意思就是我知道 VAR 有用,但前提是别伤害到我的利益。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着名的「上帝之手」事件。

    有趣的是,刚因 VAR 受益而获得点球机会的法国前锋格列兹曼,之前却公开嘲讽这项技术:「法国人可能不会喜欢这项技术,但西班牙人会喜欢。」规则受益者举双手赞成,利益受损一方态度就很暧昧了。

    当然,足坛对 VAR 的争议焦点不只是利益问题,还有对变化的抗拒。现代足球儘管已有 100 多年发展,规则和战术都在不断变化,但从未像今天这样面临新技术的冲击。

    对 VAR 的吐槽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主裁判与影像辅助裁判沟通或查看重播会耽误不少时间,这影响了比赛的流畅性,中超引进 VAR 后就出现过长达 9 分钟甚至 13 分钟的超长补时,引发热议。球员在进球后不能马上庆祝而是要等 VAR 确认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进球的喜悦和庆祝的慾望都大打折扣。当理性取代了激情,很难说是不是一件好事。

    「VAR 让足球失去体验感和魅力。」现时执教中超联赛球队广州恆大的卡纳瓦罗曾如此表示。

    另一方面,主裁判的权威性受到挑战也是国际足联不能接受的。一直以来,足球场上主裁判的权威都不容置疑,而 VAR 的出现,有可能导致主裁判过度依赖,权威性丧失的同时,也有可能令其信心受打击,不利于提高主裁判执法水準。

    与足球一样,篮球界对重播打断比赛,降低流畅性和精彩程度也颇有微词。勇士队主教练史提夫‧科尔就是重播技术的坚定反对者,他认为频频使用影片重播导致比赛节奏拖沓,「就是个笑话」,必须限制这技术的使用,「这简直没完没了,2 万人百无聊赖地坐着,这(影片重播)看起来毫无意义。」

    确保比赛公平与观赏性之间取得平衡方面,网球就做得不错。每盘比赛有 3 次鹰眼挑战机会的限制,既给了参赛选手维护自身权益的机会,又避免了技术滥用导致比赛拖沓。

    当然,鹰眼在网球能取得成功,与这项运动本身的特性也有很大关係。网球比赛参赛球员只有 2 人或 4 人,赛场情况也比较简单,大大降低了执法难度。鹰眼系统介入时,从数据採集到结果演示,整个过程耗时不超过 10 秒,对比赛的影响微乎其微。

    世界盃历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辅助裁判罚 12 码球

    相比之下,场上十几二十人的足球或篮球比赛,情况就複杂得多,形势变幻莫测,状况频发,无论对人还是机器都是一大挑战。况且这两项运动不仅规则複杂,且不少情况还要依赖人的主观判断,比如足球比赛的手球判决依据是「球员故意用手接触球」,是否故意只能靠人认定,机器纵有再先进的技术,也无能为力。

    「现在,科技对足球来说还是太过新奇,每次使用都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并像畸形一样被解剖。」国际足总主席因凡蒂诺今年 4 月接受採访时坦言,「但是我们有义务为裁判提供需要的所有工具,以帮助他们尽可能正确判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