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产品兴农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
  •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2020-07-04

    想法内容的传递一直是 hip-hop 很重要的事情,透过歌词、rapper 能在里头填充迷因,搭配着 flow 和韵脚娓娓道来讯息。说到内容的展现,除了蛋字辈擅于文字的雕刻、学院派传承热衷的火炬外,以打破规则做为口号的《违法 SmashRegz》肯定是编辑心中数一数二内容输出者,从《戏剧话 Film》专辑开始便是如此,展现全面性的内容包装,从音乐、影像甚至后续的市场规划、宣传,《违法 SmashRegz》都有属于他们独到的方式。很高兴这次透过宣传「入ㄉ」演唱会之缘得到机会访问到他们,让我更加认识这个在台湾饶舌乐坛很独特的势力。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由 Trout Fresh / 吕士轩 (土豆)、张伍和 SJIN 所构成的《违法 SmashRegz》组成于 2008 年的夏天,原本只是朋友的三人,因为互相对音乐的热爱而聚在一起,在这年仲夏踏入饶舌旅程。名为《违法 SmashRegz》就是不愿墨守成规,在音乐上不愿有 Reference 参考,挑战既定框架成就新的作品,这份思想充分体现在他们的首张专辑《戏剧话 Film》上。尔后经过演唱会、记录片的拍摄,《违法 SmashRegz》将能量在17年底全面爆发,三人陆续以个人名义发行专辑,而在这场连环效应的压轴,《违法 SmashRegz》将带乐迷进入颠覆规範的饶舌表演,也就是「入ㄉ」演唱会。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好奇违法最初组成的原因,你们是在甚幺情况下认识的。

    土豆:最初 SJIN 的高中女友是我的国中同学,张伍则是我的大学学长,大约是在 2008 年的暑假我们决定组团的。

    SJIN:那年是我和张伍大二,土豆则刚进大一。当时暑假很无聊,我和张伍没事就会跑到土豆家耍费。

    土豆:其实原本是说要一起做音乐,但他们都在耍费,而且张伍每次都迟到。

    张伍:也没有每次啦!偶尔偶尔。

    SJIN:当时就像一个俱乐部、一个社团分享会的状态。

    张伍:然后名为「违法」。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那好奇这个分享会的状态,有甚幺关键点开始转型,让你们开始积极创作。

    土豆:是我们加入到现在的公司「RoBoKatz 基械猫」,我也和他们说 “做不起来我就不玩了”,SJIN和张伍就好像开始有点紧张。

    张伍:应该是说可惜啦,而且在音乐里头我其实也获得不少东西,不管是开心或是愤怒。

    SJIN:我觉得时间也是个关键,刚好那时候我们也累积了一些作品,不管是半完成或只是个想法,但的确都有累积出一些东西了。

    土豆:在那个时候,我们三个都比较知道自己想要干嘛了,但这个过程大概花了有五年有吧!

    张伍:那时大家也刚出社会、刚退伍,本来就该要做出个抉择,要不乖乖工作、要不专心玩音乐、要不就两个同时进行。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违法 SmashRegz 有打破规矩的意思,你们认为有那些事情是该被打破的吗?

    土豆:张伍觉得女性应该 free nipple。

    张伍:这不是一开始就该要这样吗 (笑)?不只解放乳头,就连内裤也要一起解放,没有啦!我觉得应该是大家的想法吧,例如煮菜、你想做一盘炒饭,可是大家都做过了,所以你要想办法让你的炒饭做出不同口味,总之就是脱离模仿。

    土豆:就像是我希望我们自己能够不要有 reference。

    SJIN:不论曲或词的风格、或者整个要表达的主题,都希望它是独一无二、以前没有甚幺人做过的那种。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在 2017 后半年的三个月中,你们陆续的以「入」系列发行专辑,好奇 “入” 这个字被你们採用的原因。

    土豆:就是张伍先想到了 “欢迎入座”,我们就开始想说专辑都要有个「入」字,就这幺简单 (笑)。

    SJIN:其实就是想要有个东西能够贯穿三张专辑。

    张伍:尤其这是在计程车上想到的,我们就在一趟路程中马上想到这三张专辑的名称。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从 “欢迎入座”、”误入奇途” 到 “想入非非”,三张专辑名称的排列是否有甚幺想要传达的讯息?

    土豆:没有,我们只是想让张伍在万圣节第一个发行,原本 SJIN 要在第二个发行,是在万圣节后的下个月底释出,但因为他迟交了,所以变成 SJIN 在 12 月中发行、我在 12 月月底发行。我会压最后的原因是因为我歌最多。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16bars 在社群平台广泛分享,想知道违法当初怎幺会想製作这项企划。

    土豆:大家在不认识我们之前,可能没有慾望去聆听我们的作品,但如果用一种比较短而且有趣的方式、还有一个统一的名子 16bars,或许会让大家更有机会拨放我们的歌。

    张伍:因为短嘛,所以就有记忆点,而且歌词又有共鸣,会让你想再听一次。

    SJIN:简单快速除了在我们製作上面比较方便,听众也觉得不用花太久时间,因为有时候一个影片比方说三分钟,可能就会降低你想看的慾望。

    土豆:其实 16bars 就算当做违法的广告吧。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你们的音乐不仅只呈现饶舌、还採纳了各种曲风,好奇你们三位各是受甚幺音乐影响最深。

    张伍:我以前是听东岸的东西、像 Common 和 Gang Starr,可是在中后期、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被几个损友误导,认识了M.O.C和 Odd Future,才发现饶舌原来可以做这幺不一样的题材。就在违法转型的时候,我回过头检视自己和当时的音乐,发现怎幺都在做那一块东西,都写自己帅、或者钱,永远都是那些东西围绕,我就觉得太无聊了,才诞生个想法,决定我要写些特别的!所以才开始创作些不一样的东西,也呼应剃刀讲的关于极致的理念,就你甚幺事情都做到极致就对了,所以说我要变态、那我就变态到底,我要色、那我就色到底,甚幺事都做到最极限。

    土豆:我听各种音乐,也因为本人长的比较 funk,所以我也比较喜欢听 funk。

    SJIN:我小时候营养最多应该是古典音乐,因为我小时候是先学古典钢琴出来的,所以小时后听最多的就是古典。但到国中就开始听比较西岸的,像 Dr.Dre、Snoop Dogg 或者 Eminem,听这些也影响我满多的,像我很早期做的曲我都喜欢放一些很高音的lead在上面,那其实就是富有西岸很 G-funk 的元素在里面,然后 talkbox  的运用也是因为这关係。

      现在 trap 当道,面对上许多人都往单一面相发展,你们有甚幺感觉吗?

    土豆:我觉得都可以做呀,每个时期一定会有一个时期流行的东西在。那违法要不要做 trap 也是看我们写的东西。”Trap” 只是个名字存在音乐类型里面,有人会问说”你到底懂不懂 trap?”,我老实说,我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感觉和想法,对现在流行 trap 这件事,我个人没有任何的感觉。我们今天想写甚幺、我们就做甚幺,会不会是 trap,其实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做过 trap,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违法就是想要写甚幺就做甚幺音乐,然后trap这东西到底是甚幺,我们偶尔也不知道怎幺定义。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经过了去年 “中国有嘻哈” 后的嘻哈热,你们有发现甚幺饶舌圈的改变吗?

    SJIN:我发现嘻哈版的人数变多了。

    张伍:我觉得差不多耶,就会听的人还是那些,像现在热潮稍微退了,留下来的还是就那些,没有甚幺特别变化。

    土豆:我觉得我在街坊邻居里头有点被认识到,开始知道我是一个唱饶舌的小孩子。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成军已十年的违法,面对上许多异军突出的饶舌新秀,你们想给他们在饶舌道路上甚幺建议吗?

    土豆:就是加油!假如你是準备好,做这件事可能最后甚幺都不会得到,如果你可以接受这结果,那你就努力去做吧!

    张伍:玩得开心最重要。

    SJIN:我发现我在做音乐的时候,很容易产生一些框架,所以我建议新秀如果要自己出来做音乐,每隔一段时间、好比一个月,就要检视自己的作品有没有框架产生,不论是在曲风或者词上面,我认为这是一个进步很大的动力。

    张伍:你玩久了就很像一段交往很久的感情,你要试着发现它不同阶段的好,一开始可能只是觉得创作一首歌很开心,到后来可能觉得有人听很开心,又再后来你会发现没人要听你的歌,那你就要再去找到让你开心的点,每个时期都不太一样,我觉得让自己快乐很重要。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你们会很在意歌曲在网路上的评价吗?

    土豆:在意咧!

    SJIN:张伍表面上不在意,但其实他超在意。

    张伍:我还是会在意啦,因为我还是会好奇大家听了歌之后的感觉是怎样呀。就像是我有几首歌最近居然有女生开始会听,我就觉得”喔…你们到底怎幺了”。尤其女粉丝居然在听我写打手枪那首歌,其实我很纳闷,你们到底是在甚幺场合听那首歌的?

    土豆:我们多少会在意啦!也是希望自己在未来走得比较顺遂一点。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每个人对 hip-hop 都有自己的独到解释,想知道 hip-hop 各在你们心中的样貌。

    张伍:钱。没有啦,我认为 hip-hop 尤其是后期,很像是被唱片公司定义下来的产物,它只是个牌子、商标,是个能够卖钱的商品。而且我并不认为我做的是 hip-hop,我只是把它当成我喜欢的音乐,刚好我也会做罢了。

    SJIN:我觉得 hip-hop 就是把行事曆都塞爆,因为对我而言,在音乐的世界里面可以忘记上班的辛劳,我还是可以有着热情持续创作到很晚,感觉这个动力就是在我心中的 hip-hop 模样。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在现在的台湾饶舌乐坛,你们喜欢听谁的歌呢?

    土豆:我最喜欢听就是 J.Sheon 的歌。

    SJIN:我是会去研究那些製作人,我觉得很多製作人都很厉害,比方说剃刀、Mickey、RGRY、Taro 和锥头都有做出满好水準的,我听音乐比较着重在 beat 上。

    张伍:第一个我一定是联想到已经没有在做的前辈 M.O.C,但他已经不会出来了,然后还有像蛋堡,他写词真的超扯,另外像阑尾双煞我也满爱的,其实我比较着重词意和思想,就很极端呀,写的够有创意或者够酷,我也会爱,如果写超级ㄎㄧㄤ我也会喜欢,没有一定特别是谁,但我刚刚特别提到的 M.O.C 就真的是我的挚爱,他是改变我的人。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好奇你们听歌的习惯,是注重词、还是曲呢?

    土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太一样,而且这个状态还很有趣,跟我们身高一样是有个渐层。SJIN就只听音乐比较多,我则是听音乐也听创意,因为我觉得好听的东西最好里面也有些东西,那张伍在创意上就比较在乎,很注重思想方面的呈现。

    将十年的饶舌旅程写 “入” 演唱会,独家专访持续引爆的饶舌势

    15. 除了演唱会外,违法在 2018 年将有甚幺计划呢?

    土豆:老实说我们演唱会完才会知道我们要干嘛,就我们还没有计画到要做甚幺事,但当下眼前就是演唱会,之后就把专辑 MV 陆续拍完。或许未来会和其他人合作,但是跟谁合作,我们目前也暂时没有想法。



    更多商品讯息,请上 潮流商城 COOLBUY !

    快来加入 COOL LINE 好友!掌握一天最精选的潮流消息!



    上一篇: 下一篇: